凤凰快3

广东校园文学网

凤凰快3 > 原创 > 散文·随笔·短信

散文·随笔·短信

  • 为人父母最大的悲伤,是生而不“养”

    为人父母最大的悲伤,是生而不“养” 去年入围戛纳电影节并获得奥斯卡提名奖的电影《何以为家》,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生而不“养”的故事。这里的养,不仅是填饱肚子,更是融入来血肉里的“养”。从深入生活的角度来讲,它应该被称为“滋养“,父母生而不养,不养肉体,不养灵魂,这样的父母就不配为人父,为人母。先听我讲个故事,在电影里,12岁的孩子赞恩把父母告上法庭,理由是:他们生了我。赞恩全家生活在贫民窟,家里有七个兄弟姊妹,全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日子过得穷困潦倒。作为家里最大的孩子,赞恩小小年纪就要去摆地摊卖果汁、去药房帮父母骗处方药制毒、送比自己还复的煤气罐挣钱……能做的不能做的,他都做了。可他得来的不是父母的心疼和宠爱,更不是教导,反而是指责、辱骂、暴力。更让人悲愤的是,明明没有养育孩子的能力,他的父母还是一个接着一个地生。在这个家庭中,母亲似乎就是一个生育机器,孩子就像是天生被当作劳力和物品用来利用和交换的。赞恩和年幼的弟弟妹妹整日帮父母干活,挣钱,而赞恩年仅11岁的妹妹,则被父母逼着嫁给了房东的儿子,抵还房租,最后导致她怀孕难产而死。这些孩子从出生那一刻起便被父母决定了命运,食不饱,穿不暖,更谈不上接受教育。因为他们的父母本身就没有受来过优良的教育,在他们家,没有家庭教育,没有学校教育,有的只是被迫和不尊复。虽说,这个故事是从屏幕上移下来的,可是我们仔细想想,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身上,有多少孩子像赞恩一样,父母生而不养,生而不管?你去数一数,你去看一看,城市、农村有多少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只管生,爷爷奶奶只管养。生活、教育、陪伴全程没有参与,这些孩子从小生活在爷爷奶奶的溺爱中,不想学习,好,那就先不学了,别累着我家珍宝;想看电视,好,那就看电视;想要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好,咱也买。于是,这些孩子慢慢地成了学校里的混子头,所谓同龄人嘴里的“老大”,看谁不顺心,咱就打,有的是拳头,反正受伤了我爸有钱,赔得起;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爷爷奶奶管不了,父母这下急了,孩子不听话可怎么办?也开始学孩子,看孩子不顺眼,或打或骂,过去之后,叛逆的孩子仍旧叛逆,该惯着的爷爷奶奶仍旧惯着;还有的父母结婚后,老人说,你只管生,我们还年轻,帮你养。于是,孩子便不是孩子,成了爷爷奶奶温室里的花朵,学这个,怕累着孩子,学那个,怕苦着孩子,咱就干脆什么都别学了,食好玩好就可以。当你读来这里的时候,请你认真想一想,你的孩子,或者你身边的孩子,有多少像上面所讲?有多少像赞恩的父母一样,生而不“养”,他们逃避了自己的责任,施加给孩子只会是终其一生难以磨灭的伤痛,还一边责骂孩子不懂事、不听话、只会惹事儿。前段时间,在一次户外活动中,朋友们带着自家孩子纷纷而来。因为我是朋友中年纪最小的,所以孩子们都很喜欢我,一个个围在我身边,看着孩子们天真可爱的模样,我很是喜悦。可待我忙完回来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几个五、六岁,九、十岁的孩子各自抱着自己的智能手机,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刷快手。一双双稚嫩的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看得不亦乐乎。我被这种场景震住了,几岁的孩子,抱着手机观看着成人世界里的动作;仿照着成人说话的方式和语气;“观赏“着成人之间的肢体“表演”。天呐,这都在干什么?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应该手捧故事书、漫画书吗?不应该在父母的陪伴下多去接触和学习新的事物、新的晓识吗?不应该多去玩玩更高级的益智游戏吗?我不是孩子的监护人,我无权无责对孩子们的教育提出质疑,尽管我一直告诉孩子们要好好学习,要多去接触新事物,不能一味地抱着手机刷快手、玩游戏。本来是出于好意想助孩子更好更健康成长,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在与孩子父母争辩时,孩子父母颐指气使地说,我的孩子用不着你管,我小孩玩得是快手,哪里是抖音了?看看,我还能说什么呢?真的是眼界不同,文化层次不同,三观不同,有分歧也属正常。但是,我还是想把这些话以文字的方式写下来,我相信和我有共鸣的人会比较多,我更想告诉一些父母:只管生,不管“养”——这是为人父母最大的恶。在我即将出版的散文集《明天更好》里,有这样一篇文章《生个小朋友,我一定不会这样教她》一文中,我这样写道:父母是底板,孩子是复印件,复印件出现了问题,那一定是底板出现了问题。所以,如果孩子在教育上出现了问题,那么这一定跟父母、长辈的教育有关。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孩子的监护人是一个无所事事、自私自利、自以为是、毫不上进的人,那么他的这种人生观也一定会影响和改变他的孩子;相反,如果孩子的父母或者监护人是一个善良大方、积极努力、暖和大度的人,那么他的孩子身上一定也会有这种品性。所以说,孩子的教育其实也是父母和监护人的教育。在培养孩子的过程中,一定也是父母的自我成长,如果一个父母都停止成长了,自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真理的话,那么在这个孩子的教育上,它一定是失败的。只有父母或者监护人不断地去学习,去反思,去进步,才能让孩子在有爱的环境下更杰出更健康地成长。 何以为家?何以为家?何以为家?不是说为人父母就是父母,不是说给孩子一个家就是家。家是什么?是孩子可以被庇护的港湾,是食饮拉撒长大的地方,是用爱与学识、教育“滋养“的花盆,这个花你想养成什么样,完全在父母自己。毕竟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是白纸,至于这张白纸能被画出什么,取决于我们伟大的父母们。所以,比起血缘的联系,更复要的是后天形成的羁绊。相信你能懂得这个道理。

    2019-08-29 16:57:34 作者:邹佩
    • 0
    • 2325
  • 沙蟹酱

    凤凰快3 沙蟹酱 大海无言,沙蟹有味——题记   北海,中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一座滨海小城,渔家灯火,宁静万分,不安分的唯有海滩的沙蟹。夜半时分,落潮过后,只只沙蟹宛如点点繁星。大墩海,是我常去的海滩。空旷且少人打扰。沙蟹是那里的土著居民。犹记少年时的赶海,夕阳西下,沙蟹横行。那个少年在海滩上奔跑,赤脚追逐,迎着阳光,吹着海风。沙滩上布满了沙蟹的爪印,还有我的足迹。一铲一挖,倒进网兜里,淘去海泥,剩下尽是活蹦乱跳的沙蟹。天色渐晚,提起沉甸甸的水桶,满载而回,一个微笑在少年的脸上漾开。潮起潮落,海滩上又是一派祥和景象。沙蟹需得淘净,经过简单的处理,分批安在陶臼中一一捣碎成蓉,由此一朵朵蟹花绽放。靠近轻嗅,腥味较复,放盐倒酒,提味去腥,搅匀装罐。最后就是耐心地等待一个月,用时光腌制美味,只需静候佳音。启盖之日,也是沙蟹酱面世之时。家里常用来搭配豆角。豆角泡水、修整和切段。油锅爆炒,正值清亮,放水扣盖。汽冒掀盖,再划一勺沙蟹酱翻炒。小火缩汁,再待几分钟,美食便成。豆角的清甜舒缓了蟹酱的厚复,也因为得来蟹酱的充实而变得鲜香浓郁,嚼一口,味道绵延起伏,再嘬一口汁水,更是风情万种。沙蟹酱不仅能与绿植相融,还能与白肉相配,白切鸡就是如此。片片鸡骨和丝丝鸡肉,有了沙蟹酱的滋润,犹如复生。鸡鸣朝暾,蟹行汪洋,两种动物所衍生出的一道珍馐,不容易。人们都说,酱油和鸡是绝配,那么沙蟹鸡便是后起之秀。因之含盐量较高,不必贪嘴。点滴之间,已觉有味,那是沙蟹向死而生的凝露,也是海天共铸而生的精华。每个人对于美食的做法不大相同,可对于美食的理解总是相似的。每道美食都包含了每个人的亲身经历与切身感受,才下舌尖,已上心头。沙蟹酱的制作,每家都有每家的要领,每家都有每家的专属解读:源于故交,关于红白喜事……包蕴着每个家庭的回忆。独家记忆,不可取代。北海人,多以打鱼为生,一辈子与大海作伴。没有大海的馈赠,也就没有珠城的富饶。大自然的恩赐,应当铭记。就地取材,是人类的本能,那么把自然的恩赐在巧手中演变成一道道人间美味,不仅是果腹,还是由衷地礼赞。这便是人类的可贵之处。其实于我而言,沙蟹酱也是一份乡思。求学在外,乡愁正浓,魂牵梦绕,挥之不去。带上一罐沙蟹酱,心中便多了一份心安。如果说曾经的我只是喜欢,那么如今是深爱。我深爱着家乡的沙蟹酱,还有滋养沙蟹和我的那方水土。百川回海,万物生长。小沙蟹,原先与恐龙同龄,在地球上存活了亿万年,见证了沧海桑田。它们是大海的使者,也是沙滩的精灵。原汁原味的沙蟹酱,味道深沉,不仅源于它本是腌制的海产品,还有那是穿越千年的历史物语。朴素,但有力量。那罐沙蟹酱,承载着家人的期盼,还有大海的唤唤。夜正长,路也正长,幸好还有它们伴我前行。从此,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9-08-29 16:52:22 作者:梅赞峰
    • 0
    • 35
  • 奶奶心中的“状元旗杆”

    奶奶心中的“状元旗杆” 盛夏的金银花,似雪白,似针细,似茶香。忽如一夜银花开,一簇簇,小家伙们挨挨挤挤的,树捎上葳蕤的金银花开始抖擞精神。奶奶摘了几朵金银花撒在绿茶中,并叮嘱我盛夏时节得多饮。金银花树就像旗杆,上面点缀满白色的星星。收音机播放着动听的潮剧,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妇女们坐在门前认真地“抽纱”,这是潮汕地区刺绣的一种。在以前的年代盛行,奶奶也加入庞大的“刺绣抽纱家族”中。金银花好比天然蚊香,祛除蚊子,让人们精神饱满地投入工作。工具是两个圆形的圈子组成,在我很小的时候,还把这样的圈子当唤啦圈。有时,把自己想象成——潮剧状元,这个圈子很像状元的圆形腰带。这时奶奶急了,因为要用这个圈子来固定“抽纱”的布料,才可以“动工”,每次奶奶都是轻声地哄我交出圈子,最终我都是以降服告终。因为呀!还有更好玩的,奶奶接过圈子把布平均地铺上,夹住,固定起来。而我在一旁拿起五颜六色的“抽纱彩绳”编绳子,心下窃喜,还记得编了项链、耳环,还有大侠戴在额头的黑色头套,真讨趣。看着奶奶全神贯注地设计她的“抽纱艺术”作品,我也不敢再去扰乱。“抽纱”分旺季和淡季,春节前后便没有原材料可以刺绣,勤劳的奶奶不得不休息一段时日,这段时光却是我最期盼的。每年正月奶奶都会如期来她的娘家住上一段时日,我像袋鼠一样粘在奶奶身边,一同前往观看隆复的——潮剧表演。老舅家的村庄人口众多,多个姓氏的家族,都有请潮剧戏班子来寨子演戏。午后,四面八方都响起锣鼓声,日戏开场“隆咚锵”锣鼓声四起,我按耐不住,拉着奶奶前去看戏。心急跑得也快,姓张的村庄演出时演员中场休息了,我便拉着奶奶赶往姓李的村庄,就这样“戏比三家”,但戏一看多,就爱好就渐淡,奶奶摇头说:“真是小孩子爱好三分热度”。我把注意力投向村庄中央的一根竹竿上,听奶奶解释道:“古代寨子出过状元而立的旗杆,启示后人要勤劳上进”,我似懂非懂。还记得年少自己立誓想当个“状元”,正好我们村里没有所谓的“状元旗杆”,于是告诉奶奶,我要争好好学习,奶奶哈哈大笑,鼓励着我多读书。长大后才明白,科举制于清光绪三十一年废除,再没有状元之称。而今的我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奶奶开心地对我说:“教书育人,你在奶奶心中,已经得来一根高高的状元旗杆”,我明白奶奶的用意——为人师表,要做孩子们的榜样。 每次回故乡和奶奶见面时, 奶奶还是最喜欢听潮剧,我更理解了小时候看过的潮剧题材——“至纯、至善、至美”的理念,戏曲文化熏陶着我成长。奶奶已经没有做“抽纱刺绣”了,有空喜欢给金银花树浇浇水,这棵树,就是我心中理想的“状元旗杆”,它见证我成长,给予我启发,在我的村庄里,它永远矗立在哪里,微风轻柔,携金银花种子轻轻卧土,浸润和播撒浓浓的夏意,来年春天,又会有很多“状元旗杆”发芽,破土,葳蕤生长,矗立不倒,传递正能量。

    2019-08-29 10:33:51 作者:张宸
    • 0
    • 35
  • 夜宿马杜桥

    夜宿马杜桥一位三十多年前的文友,与我在微信上突然有了联系。朋友叫慕白,他的家在素有祁东县"西北利亚"之称的马杜桥乡。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骑单车去过他家几次。一大家子挤住在两间屋里,慕白带着弟弟与爷爷住的还是半边火炉半边床的灶屋。除了锅碗盆瓢和日用农具外,这个家称得上家徒四壁。我的那辆破旧得叮当响的单车,在这里也绝对是奢侈品。穷,不是因为懒。一家三代六口人,只有慕白和爸爸种田种地,爷爷和妈妈身体都不好,还有弟妹读书。当年的某天,因为大雨我不得不在慕白家留宿。我很是不安,中饭的时候,慕白的妈妈已经出门借过一次米和两只鸡蛋。这样的生活,对于他家来说,那已是过生日才有的待遇了。平日里,多是红薯、苞谷、薯渣糊口。几年前我也曾食过这些东西,没想来慕白一家现在还在食。下午,他妈妈将一只葫芦水瓢藏在围裙下,又要出门去借,我怎么也不肯。为了让我食好,他们一家子也真是费了一番心思——用浸湿的荷叶包了一个大红薯,在灶火里煨熟了掰开,洒一些盐,淋一些猪油,再合上包好,复新煨上。不一会儿,一股浓烈的薯香充满了开来。说实在的,对于红薯我并不爱食,但这样煨出来的,我却是第一次食来,还真是香甜萦绕,别有一番滋味呢。如今快四十年过去了,仍旧齿有留香,无法忘怀。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涌动,我离开家乡去了广东打工,偶尔通着的书信也慢慢中断。现在去马杜桥有公交车直达,很是方便。时过三十几年,漂亮的红砖房,甚至是式样别致的别墅,不时在公路两旁高耸,分外的夺眼。我一说出慕白的名字,有人便主动给我带路:“嗬,你去周总家呀,我送你。"我晓道慕白姓周,“周总"应该就是他。那人用摩托车带上我,不消几分钟就来来一幢别墅前,还没下车便大喊:“周总!周总!来客了。“很快一个发福了的中年人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从别墅里迎了出来,双手一抄就给了我一个大拥抱。来不及叙旧,就有人进来找慕白说事。“周总,现在年过完了,我不搞建筑,也想入社跟你搞种植赚钱。"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一脸笑容地给我们递烟,“周总,你看……"慕白给他解释说:“当然欢迎。不过你不是贫困户,需要带资入股,这是章程里白纸黑字写了的,必须遵守。"青年嘻皮笑脸:“周总你就通融通融嘛。我也就这些年挣了点钱,还要修房子呢。"慕白被缠得没法,只好尽快打发他:“这样吧,你先入股。修房钱不够,我再借你一点。"有了这句话,青年才喜悦着离开。后来,又有几拨人先后来找慕白说种植合作社的事。通过他们的谈话,我才晓道六年前慕白就开始流转山地,组织十来户贫困户成立种植合作社,种植板栗、油茶、猕猴桃和药材茱萸。现在,有社员三十多户,贫困户占了三分之二多,流转土地六百多亩,年产值二百多万元。贫困户以土地入股,非贫困户除土地外,还必须以五万元现金入股,年底按股分红,平时劳动每天发工资80元。不晓不觉,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慕白很是抱歉,一连声地对我说:“实在对不起老兄哦,本想好好叙叙旧,却让他们给搅和了。" 这天,我主动留下来过夜。傍晚时分,慕白带我去看他的果园和茱萸基地。站在山上,举目四望,群山逶迤,翠绿葱茏,心旷神怡。果园里的果树枝繁叶茂,虽然花期未来,却是一派生机盎然景象。突然,我看来某处山脚下,三排长长的白色房子掩映在绿色的树木之中,便问那是学校吗?慕白微微一笑说,是扶贫移迁安置房呢。随后,慕白又开车带我去看了马杜桥的著名景点石门。两峡夹立,峭壁上合,拱如石门,昔时,还曾建有石门庵于其上。这里青山苍翠,终年溪水长流,古有湘南桃源之美称,常有隐士来此避世观光。相传,清顺治八年,伟大思想家、哲学家王船山曾在此游览和避难。慕白告诉我,乡政府正着手将山区的景点、风力发电和特色农业种植整合起来,打造一条特色旅游风光带呢。“再过二三年,我们马杜桥就是真正的梦里桃园了。"说这句话的慕白,一脸向往和自豪。食晚饭的时候,慕白要请我去一农家乐食野味。他说:“当年没食上一餐像样的饭,这回给你补上。"我赶忙禁止,说还想食那煨红薯呢。结果,竟然没有煨红薯的柴火灶,只好找来些树枝在屋后空地上燃起,积下一堆灰烬来煨。慕白的妈妈几年前过世了,八十岁的老父硬要来给我们煨。包湿荷叶,掰开红薯,撒盐淋油,那份温馨那份香甜,一切仿如当年。在炭火的映照下,老人清癯的脸庞显着晚霞般的红光,轻轻地说:“真快,三十几年就一眨眼功夫,两次食煨薯,却是两番滋味啊。"这天晚上,慕白陪我饮茶谈天。我夸他不声不响就成了富翁,他连声“不不不"地拒绝我的颂扬:别看马杜桥只有一万多人,但我实在算不得一个角色。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和国家扶贫政策好,我连发财的门槛都摸不着。现在每年都有好多种养专业户冒出来,去年我们马杜桥六个村都脱了贫。我不过是动手得早了点而已,实在算不得本事。聊着聊着,竟然有一线阳光,不晓何时从没有拉拢的窗帘挤了进来,射在茶几上,显出一片明媚。——原先,天早就亮了呢。

    2019-08-29 10:20:15 作者:彭建华
    • 0
    • 2220
  • 风风是善变的女人。春天,春风拥抱冷酷的冰雪,化去人们心上,面上的冰冷。吹面不寒杨柳风,正如是。好吧,其实这就是关于春风的官方说法,真正的春风来底是很不同的。比如南方的春风,就压根不是这样的。南方的春风是非常冰冷的,当她刮来的时候,夹杂着细细密密的春雨,直直穿过你的皮肤,刺进你的骨骼,带给你钻心的冰冷。这个时候就算你费尽心机把自己裹成一颗球也一样会止不住地瑟瑟发抖,春风会无孔不入,让你切身体会“刺骨寒”。所以“吹面不寒杨柳风”在南方基本上就是一句骗人的话。夏天的风倒是很一致,因为“全国各地普通高温”。夏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支悠长慵懒的曲子,懒懒的,热热的。夏风可以看见时光,当她穿过浓密的绿叶,绿叶婆娑作响,摇过你门前的风铃,风铃叮咚叮嘱,跟你的睫毛打招唤的时候,你微微一笑,似乎就看见了时光的隽永,难得,留住了时间这位贵客。春秋两季在南方都是很短暂的两季,春季是冬日的尾曲,秋季是夏日的余韵。所以秋风对于我们来说是灼人的,甚至比夏天的风更甚。南方的秋天经常被称做“秋老虎”,南方的秋风甚至不是风,是悬浮在空中经久不散的气流,在强烈的阳光下你甚至可以看她波光粼粼的形态!我们唯一可以感受来北方的秋天风应该是在冷锋过境之后的那几天。天高云淡,秋风在这个时候是最清新的,清清凉凉的,掠过你的脸颊,扬起你的发丝,又放下,扬起,又放下。。。。。。。南方的冬风是奇异的。天气晴好的时候,冬风带着阳光的温度吹过来,非常暖和,舒爽。吹在脸上一点也不冷,反而吹凉了被冬阳烤热的脸颊。这样的冬风使人心醉。但是,假若冷空气自北而来,他一定会教唆冬风变得凛冽而冰冷,如果雨助风势,那真真是应了那句歌词“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这样的冬风招唤在脸上,可以直接把你的脸吹裂。所以说冬风是奇异的,她时而暖和,时而凛冽。风贯穿四季,她可晓可感,却无论如何都挠不住。。。。 

    2019-08-17 17:15:45 作者:陈婷婷
    • 0
    • 2205
  • 你们看看书,我看看你们

    你们看看书,我看看你们2050年6月6日,五十四岁的余子迅在病床上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守在床边的余雪儿惊喜之余忙把医生们叫来:“医生!医生!我爸醒了!我爸醒了!”医生们纷拥而至,各种检查后,他们的表情无一不是凝复严肃:“余小姐,我们来外头去说吧。”子迅微弱的声音传来:“不用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自己晓道自己的状况。”“用俗语来说,余先生怕是回光返照之象。他若是有什么想做的,就趁现在满足他吧。”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雪儿的泪如同那断线的珠子,无法控制地掉落:“爸……您别丢下女儿啊……”子迅扬起手,抚了抚她的毛发:“傻孩子,人都是会死的,没什么好伤心的。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雪儿把手机递给他:“今天是6月6日,您已经昏迷很久很久了。”子迅硬撑着想要坐起来,惋惜似乎力不从心,雪儿忙把他扶起:“爸,您想要什么?”“6月6日了,明天就是高考了,我想回学校去,和孩子们一起过最后的时光。”雪儿望窗外看了两眼:“爸,外头正下着大雨呢。”“雨再大我也要去,不然我怕再没有机会了。”雪儿虽然不忍心,但她想起医生的话,便咬牙道:“好,爸,我送你过去!”晚上七时,A中的晚自习时间开始了,高三七班在少了班主任的情况下,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复习备考,班长王诗晴等大家都来齐了,站上讲台:“同学们,余老师生病住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我们要高考,所以他不情愿我们去看望他而浪费时间,但我们明天就高考了,高考完了之后,我期望组织大家一起去看看余老师,你们意下如何?”子迅的突然生病是高三七班最伤心的事情,诗晴的话无疑戳中了大家的最痛处。一片鸦雀无声之后,座位靠门的学生发觉了站在门口的人影,不禁叫道:“班长!”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发觉那个扶着拐杖的人,正是他们最熟悉的子迅。子迅移动拐杖,每一步都走得反常艰辛,学生们正想上前扶他,他却以手示意,让他们坐在原位。等子迅走来讲台,背对着他们准备坐下时,诗晴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起立!”“老——师——好!”子迅顺手拿过讲台上的扩音器:“同学们好,请坐!”可是在学生们的印象中,子迅从来都不需要用扩音器。等大家都坐定以后,子迅才坐下:“明天就要高考了,我今天回来不是为了要提醒你们什么,我相信我们的高三七班,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人啊,上了年纪之后,总是喜欢想起过去的事情,所以今天想和大家聊聊高考之外的东西。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们,是2048年9月1日,当时校长说我们班是最难应付的,让我做好心理准备。这一晃,已经快要两年了。”刚才座位靠门的学生呜咽道:“我们……永远都不会忘了有您的日子。我从前一直是自暴自弃,爱唱反调,成绩又差的问题学生,是遇来了老师,老师不曾舍弃过我,还教会了我作为一个男人应该肩负的责任。能得来老师的教诲,是我的小幸运。”子迅笑了笑:“遇来你们才是我的小幸运。我不只记得遇见你们的那一天,我还记得我23岁那年,也就是2019年,我第一次过来A中,满眼都是红砖白墙,当时我就感叹,这楼可真高啊。也还记得教第一届学生的时候,觉得这个四面都是墙的课室太压抑,太束缚了,于是第一节课,我就带他们离开教室,来草坪那边去唤吸新鲜空气了,这也就成了我这么多年来的一个习惯。”诗晴递给子迅一张纸巾,道:“和老师相处的这两年,您所做的,我们都看在眼里,您一直都想让我们快乐和自由。”子迅看了看黑板上的“高考加油”,连续道:“一路走来的这些日子啊,我如今想来,都似乎是昨日一般,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座位靠近子迅的曹湘雯安慰道:“老师……是在教书的过程中,坚守初心守得太苦了。”“我哪有什么苦,反倒是你们,三年高中谁不苦啊?”子迅的声音更加低沉,“这些日子,我还时不时想起你们很多人,想起成绩虽然不算理想,但一直很努力的雅怡,喜欢打篮球,但为了学习只能靠在窗边看别人打的国良,也会想起喜欢嘴上不饶人,但很善良的静宜,一直是学霸,却不吝啬于帮助别人的晓君……”子迅念着念着,竟把全班每一个人都说了一遍。“我曾经和我家里人说过的,压在孩子们肩膀上的书本、试卷、期望,虽然是难忘的回忆,但有时候也会让人厌烦。为了考试考得好,为了不让亲人失望,不停地给自己施压,不停地牵强自己,强迫自己,真的值得吗?若将来有一天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我们能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该多好呀……”虽然子迅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流泪,但讲台下的学生们早已泣不成声。“孩子们啊,想想,如果你们现在已经高考完了,你们会去做什么呢?”子迅问道。诗晴抹去脸上的眼泪,道:“我要是高考完了,立刻倒头就睡,睡来天荒地老,要把这些年来的觉都补回来!”学生们都被她的这句话逗笑了,纷纷说起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和喜欢的人去看一场电影!”“我要约上死党们痛痛快快地打球,打个通宵!”子迅认认真真地听他们说着,似乎这比平时上课的任何回答都要有价值。待他们都寂静下来了,子迅道:“好了,你们再看看书吧,我……再看看你们……”学生们低下头去,静静地翻着书,子迅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们。不晓道看了多久,子迅突然发觉眼前全是一片漆黑,他再也看不来孩子们的身影了……晚上十点,晚自习下了,诗晴见子迅靠在椅子上,双目闭着,面带微笑,还以为子迅睡着了,便叫道:“老师,下课了……老师?”见子迅毫无反应,她抬起颤抖的手,贴近子迅的鼻子,吓得她跪倒在地:“老师……”其他学生看来班长这个反应,心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发地朝着子迅跪在地上,俯身拜了三拜,以此来表达他们对逝去的恩师最崇高的敬意。第二天高考的时候,学生们发觉作文题正是昨天老师说过的那句话——你们看看书,我看看你们。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写下了同样的内容,开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的余老师,23岁起教,54岁止教,尔来三十有一年矣。

    2019-08-15 14:46:16 作者:余聚辉 来源:青年作家
    • 0
    • 2348
pk10彩票 pk10开奖记录 pk10手机投注app pk10手机投注计算 凤凰快3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